弟兄:

我和妻子原来生活在河南郑州,靠着追求完美不服输的性格,从校园走向社会,经过多年打拼,终于过上了比较稳定的生活。随着女儿的出a生,空气质量、食品安全、孩子教育、社会治安等都成为我们关注的问题,我们的忧虑与日俱增,我们想,绝不能维持现在这个样子,趁我们还能拼,一定要给孩子一个光明的未来。移民成了我们大胆的选择,2010 年初我妻子先来到美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(UCI)工作,当时女儿才八个月。然而没有想到,从此天隔一方的每年相聚一次的生活竟然持续到了2016 年。

 

姊妹:

刚到美国的时候,为了能尽快适应工作和生活环境,顾不上别的事情。可是两个月后,面对各种困难和压力,我的情绪开始发作了,开始打电话向我先生抱怨。他为了稳住我,开始一天一个电话地鼓励我,花样翻新地为我们的未来“画饼”。这期间我也曾去过不同的教会,想找个心灵的寄托,但都没有太大的帮助。直到来美国将近一年的时候,我随一位李姊妹来到尔湾召会,我才感觉真正得到心灵上的供应,我在电话中对弟兄的态度开始转变了。

 

弟兄:

我姊妹突如其来的变化,勾起了我极大的兴趣,主耶稣真有这么厉害?姊妹来美国一年六个月之后,2011 年8 月1 日我第一次来看望她,第二天我就参加了聚会,8 月11 日我和姊妹一同受浸!和我姊妹相比,虽归入主名,但我更多的考虑是,在召会中姊妹能得到更好的照顾,因为我知道自己还要回中国打拼。直到2015 年底我辞去了国内那一份让很多人羡慕不已的工作,一家人终于在美国团聚了!我们生活在舒适的UCI 校园里,也过着美好的召会生活,但我正在为下一波打拼做准备,我要确保一家人衣食无忧,孩子们接受最好的教育。我瞒着姊妹做出了一项

决定,结果使自己和家庭陷入巨大的困境中。

 

因着这个错误的决定,我懊悔焦虑,常常深夜站在孩子们的床前一看就是几个小时……体重一个月内骤然下降20 磅。当我终于扛不住向弟兄姊妹交通以后,他们像云彩一样环绕我,每天陪我读经,把主的生命供应给我。我跪下来长时间的祷告,彻底认罪悔改。主的话就临到我,你是我花重价买来的,你无视自己的生命,就是对我最大的不尊重。那一刻我知道,是主耶稣用大能的手在托住我……就这样,我一步步走出死荫的幽谷。环境至今还在,却挡不住我对神的赞美,祂复活的大能显明在我身上,使我胜过一切死亡的光景。

 

姊妹:

2016 年底,祸从天降,我简直气疯了。恨我弟兄欺骗我,更痛恨害他的人,在心里一遍遍地诅咒。家里硝烟弥漫,我们每天都活在忧虑和痛苦之中。几个月后,倔强的我硬着头皮开始苦哈哈地准备美国医生资格考试。

 

九月中旬的一天晚上,我接到母亲的电话,她也是主内的姊妹,是来美国看我们的时候得救的,她问我备考的情况,我在电话里泣不成声,母亲就陪我一直祷告,我里面就有一个声音说:“孩子,我是你的父,你怎么活的像一个孤儿?我早已经为你预备了前面的路,停下苦苦挣扎,来安息在我的怀里,享受我丰丰富富的供应,我要给你的大过你的所求所想。”一周后,主带领我重新开始了备考之路,每天工作之前我都先读圣经,再做其它的。当我把主放在了首位,其它的事务主竟然都给我安排地井井有条。家庭生活,工作,学习,方方面面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平衡。

 

几周前的早晨,在我去上班的路上,边走边祷告。突然,里面就有一个声音说,“要为害你丈夫的人祷告,不要为你自己伸冤,宁可给我的忿怒留地步。”我立刻顺服神,为我曾经不止一次诅咒过的人祷告,一直祷告到泪流满面,心里觉得非常得释放。

 

回首主的带领,我们心里满了感恩和敬畏。多年前,怀揣梦想开始的移民美国之路,到如今,才明白,原来主耶稣引领我们的竟然是移民神国之路。